網絡推手 > 模特 > 《等着我》制片人楊新剛:以尋人科技助力萬家團圓,以初心講好中國

《等着我》制片人楊新剛:以尋人科技助力萬家團圓,以初心講好中國

本站僅從事網紅明星、品牌公司等網絡推廣業務!以下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觀點和業務範圍,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侵權删除。申請删除不可咨詢客服,請點以下鍊接走流程,http://zhongte53601.cn/a/38/2019/0929/186788.html

作者:網絡推手阿建

2019-08-13 13:34


原創: 華平 光華銳評









引言

一檔節目,五季熱播


幫助2萬對家庭重現團圓


收集70萬條尋人求助信息


常年位居央視網節目視頻播放量首位


抖音視頻播放總量超1.8億


大屏小屏端都是爆款


但是制片人楊新剛卻說


希望有一天節目會“消亡”!


《等着我》,在等什麼?


明明是一檔尋人節目,名字卻叫《等着我》?中央廣播電視總台央視綜合頻道大型公益尋人節目《等着我》制片人楊新剛告訴“光華銳評”記者,之所以起這個名字,是因為俄羅斯作家西蒙諾夫的一首詩《等着我吧》,“等着我吧,我一定回來,等到從遠方,再沒有書信寄來。等到一起等待的人,都已倦怠。等着我吧,我一定回來……”


楊新剛喜歡這個名字,但他又說名字其實也沒那麼重要,節目組每年都收到無數來自全國各地的求助信和感謝信,觀衆常常把節目名字寫錯,“等着你”“今世緣”“你等着”……無論叫什麼名字,楊新剛覺得最重要的是這檔節目在做的事,就是幫助大家尋人,初心不會變。


《等着我》五季以來,始終緻力于為尋人提供實質性的幫助,一方面借助全媒體的影響力,講述尋人故事,普及防丢失的安全意識、尋人的有效途徑和方法,一方面向大衆開通尋人求助平台,探索尋人科技的升級應用,助推智能尋人平台的搭建和發展。節目播出近6年來,楊新剛和團隊見證了很多陳年積案的破解,也欣喜地看到随着科技的不斷升級發展,人販子越來越無處藏身,“天下無拐”正在成為現實。從這個意義上來說,楊新剛希望這檔節目有一天會“消亡”,“尋親的故事越少越好,大家都圓滿了才好”。




以尋人科技助力“天下無拐”



“我們中國有很多的尋人科技手段,包括公安部有各類刑偵破案手段,還有一些民間或者高科技公司在做的科技研發。比如‘團圓系統’,是近年來公安系統尋人的重要技術手段。”提到尋人科技,楊新剛如數家珍,眼神中透露着堅定與希望。


團圓系統。據楊新剛介紹,近年來,随着科技與通訊手段的創新發展,真正意義上的拐賣案件大量減少。公安部于2016年5月推出了尋人平台“團圓系統”,正式名稱是“公安部兒童失蹤信息緊急發布平台”,它鍊接了包括騰訊、阿裡、今日頭條等各大網站,以及諸如摩拜單車、餓了嗎等各應用平台,都成為“團圓系統”中的一員。一旦遇到拐賣丢失的案件,該系統會以兒童失蹤地點為中心,一鍵觸發,第一時間将信息精準推送到各大平台上,所有平台根據自己的渠道完成分發,讓突發事件迅速成為全民關注的焦點,并在最短時間内實現案件偵破。據公安部統計,截至2019年6月,團圓系統共發布走失兒童信息3978條,找回3901位失蹤孩子,找回率高達98%。目前,團圓系統入駐25家新媒體和移動APP,已經成為公安部破獲走失案件的重要載體。









DNA數據庫。如果說“團圓系統”是尋人的重要手段,那麼“DNA數據庫”的建立和應用則被稱作尋人的關鍵利器。2010年,公安部正式建立“全國公安機關被拐賣/失蹤兒童DNA數據庫”。若發生兒童被拐案件,經警方證實後,會馬上采集血樣,将DNA入庫;之後在全國範圍内,一旦有失蹤子女的DNA入庫,就可以進行“DNA盲比”,大大提升了尋人效率。《等着我》開播以來,一直緻力于宣傳“DNA數據庫”,節目中最終比對尋找成功的,接近九成都是得益于此。與《等着我》合作的“寶貝回家”網站,以前一周才能找到一對,現在基本可以一天找回兩對了。這對楊新剛來說,是莫大的欣慰。









人臉識别技術。此外,《等着我》也嘗試将人臉識别技術、語音合成技術等應用在節目中,展現尋人的力量。楊新剛談到,很多自小被拐賣的孩子,長大後面貌改變較大,很難通過小時候的照片去尋找和确認,人臉識别技術就解決了這一痛點。當年在四川發生過13個孩子被拐賣的大案,十幾年沒有音訊,四川警方通過與騰訊優圖合作,借助人臉識别技術,成功尋找到10個孩子。


《等着我》播出以來,幫助近2萬多對家庭重現團圓。而在求助尋人的道路上,依然有很多家庭翹首以盼親人的歸來。盡管很想“沒得做才好”,但是楊新剛和團隊知道,《等着我》依然使命在身,尋找還在繼續,他們始終在路上。


以真實為“戰略”,左眼看苦難,右眼看光明



播出五季以來,《等着我》共呈現500多個尋人故事,但深入挖掘、實地走訪的人物故事不下2000個。堅持“真實”,杜絕虛構,是節目組在内容創作層面的戰略原則。楊新剛說,《等着我》節目組有這樣一條規定,絕對不允許虛構任何一個情節,任何一個細節,如果有違背者,一經發現,是要開除的。也正因為要堅持“真實”,尊重當事人自己的選擇,錄制現場有40%以上是失控的。求助人在節目中的狀态和反應不被幹涉或設計,始終保持人物真情實感的自然流露。


在最近播出的一期節目中,一位身患腮腺癌的十九歲女孩劉琳琳,要尋找她的親生父母。多年前,因為某些原因,剛出生50天的劉琳琳被送給養母收養。多年後,劉琳琳終于要和親生父母見面了,他們會相擁而泣嗎?血濃于水,女兒會摒棄心中的芥蒂體諒父母的無奈嗎?按照中國人的審美心理,我們太需要看到一個大團圓的結局了,太希望用先入為主的預設來鋪陳錦上添花。楊新剛則認為,真實的力量自有雷霆萬鈞,遠比閉門造車、刻意而為更能打動人,更能帶來思索和震撼。在節目現場,劉琳琳拒絕和親生父母擁抱,拒絕親生父母帶來的那張銀行卡,給她救命的錢。尊重真實,是電視人、傳媒人應有的創作初心和人文關懷。









從1.0到5.0,《等着我》除了以“真實”為戰略,對于人物和故事的選擇,還有一個近乎人生觀一樣的創作原則——“左眼看苦難,右眼看光明”。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,這是人生的常态,“左眼看苦難”,是直面的勇氣;而以何種心态去面對,則需要用“右眼看光明”,這是駕馭人生的智慧通透。“我們講述的每一個故事,都要讓觀衆看到人物向上的精神,看到光明的力量。”楊新剛認為,這樣的故事講述才是有價值的。


節目組深度走訪過的2000多位求助人,身份背景不同、性格經曆各異,但是他們身上卻有着很多共同的閃光點,比如善良、樸實、堅持。他們心中的希望從未熄滅,哪怕失望一來再來,他們始終“堅持”尋找。正是這種“堅持”給人以向上的力量。


他們用堅持,終得圓滿,感動着很多人,也必将帶動更多的人。正如中國一句老話,天助自助者!”楊新剛坦言,要特别感謝這些求助者,“很多時候,不是我們在幫助他們,而是他們教育了我們。”




布局多維度數據庫平台,實現全媒體強介質傳播

節目開播以來,《等着我》一直注重大數據平台的布局和建設,以龐大數據庫為依托是大規模實現成功尋人的基底和保障。《等着我》尋人數據庫基于央視網而搭建,目前已經有70萬的報名數據,節目在央視綜合頻道黃金時段播出時,多部熱線電話同時值守,求助電話接連不斷,足見尋人需求量之大,數據庫建設之迫在眉睫。


同時作為電視人,楊新剛對于當下媒體發展的态勢也有清醒的認識。在電視已經不是唯一傳播強介質的今天,微博、微信、抖音等新媒體迅速發展,正在帶來媒體融合的挑戰和機遇。《等着我》在新媒體端審時布局,構建全媒體傳播矩陣。據統計,節目官方微博粉絲量433萬,第五季#等着我#話題登上熱搜榜單;官方微信粉絲量70多萬;抖音平台粉絲數達350萬,産生多條1000萬+爆款短視頻,總播放量超過1.8億。節目借助融媒體的強介質屬性,實現了對每一個尋人故事的多維度傳播,讓尋人的需求和尋人的力量實現更大程度的對接。


今年,《等着我》第五季還推出了“短視頻尋人”環節,用三、四分鐘視頻講述一個尋人故事,在網端、手機端實現大屏豎屏的同步傳播,效果非常顯著,有些人已經找到了,并且還将尋人的故事返流回電視大屏,成為媒體融合傳播實踐的有效範例。談到總台正在布局的“央視頻”視聽新媒體旗艦,楊新剛非常興奮,他覺得這對于電視内容創作者來說,是一次促進内容創新和擴大海量傳播的契機,對于帶動整個電視行業的融媒體轉型也必将形成引領性價值,“随着總台'5G+4K+AI'戰略布局的推進,我相信電視人大有可為”。







今年兩會期間,習近平總書記強調:新時代呼喚着傑出的文學家、藝術家、理論家,文藝創作、學術創新擁有無比廣闊的空間,要堅定文化自信、把握時代脈搏、聆聽時代聲音,堅持與時代同步伐、以人民為中心、以精品奉獻人民、用明德引領風尚。在此指導下,總台一方面積極進行技術布局,以實現彎道超車,同時總台始終堅持内容創新,衆多優秀的電視制作人,打造出一大批原創精品,講述中國故事,展現中國面孔,傳遞中國價值觀。


講好中國故事絕不能憑空想象,必須紮根生活,關注時代,關注時代中的人。楊新剛說“隻有把内心修煉好,成為一個懂人的人,懂故事的人,真正地走進别人的内心,才能講好中國故事,傳播好中國聲音。”









用心服務

用我們的貼心熱心,換您的安心放心,

關注不斷成長的我,發現不一樣的你!

誠信合作

精益求精

售後保障